天下就还真有免费的午餐!5月2号中午学校请基础班全体同学在塞纳河上共进午餐,提前紧张了好几天,因为天气预报一直说当天要降温还要下雨,学校说上届的塞纳午餐就是因为下雨导致水位上升而无法开船的。恰好2号的前三天都一直在降温,头天还在下雨,没想到2号一早起来地面干了!叩拜老天爷千万别再下雨!

  当天上了一上午的demo课,学的牛排,也吃了好几大块大厨示范的牛排,有点担心待会儿船餐拿不出最佳战斗状态。下课后姑娘们跑进厕所化妆,有的回家换礼服,我就傻了,没想到是这么正式的宴会啊,我随便穿了条牛仔裤就来了,还背了个大单反,彻底工作人员一枚,好心同学给我指邀请函上写的不能穿牛仔裤进场的要求,而我家比较远还来不及回家换衣服,只希望能被彻底当成摄影师之类的混进去了。

码头在埃菲尔铁塔旁的河边,我们约好一起从学校搭地铁去的同学有(从左到右)山东董同学,印尼同学,香港私房菜老板georgina,巴西美女mariana,台湾2同学,香港同胞吴畏。

老天开眼,到了铁塔就开始出太阳,穿裙子的姑娘们开始停止发抖,和大家一起漫步在春暖花开的塞纳河延岸的感觉是去年冬天来巴黎以来少有的轻松享受,春天的巴黎真的像一瞬间换了一层皮,阴雨的天气和黑压压的外套一瞬间就被水彩画般的明媚春色覆盖了。

最终我还是顺利通过了迎宾处,成功登船!这是一搜四面玻璃的宴会专用船,面积很大的长条体,轻松容下了一百三十多名师生。

我和日本家庭主妇ayano随便找了一个角落的空桌坐下,过一会儿甜点班的姑娘们加入了我们。今天很多同学之前都没怎么见过,因为一百三十人中有一大半都是甜点班的同学,甜点班里又以姑娘居多,平时只能穿厨师袍的大家今天终于能花枝招展一次了!韩国同学穿得最正式,男生一身西装,女生黑色小礼服加13cm高跟鞋;台湾姑娘也不输,还没出地铁站就看见一队风衣加黑丝,当然进船后就把风衣一脱变成小礼服;欧美同学也都穿了正装,但不知为何就是没有觉得他们很正式,可能是骨子里的随性气质冲淡了身上衣服的贵气感;中国同学嘛是比较难统一概括的,有西装笔挺或是一身小洋装的,也有跟我一样牛仔裤休闲风的,总之看到丰富多彩的人群,摄影师总是特别开心。

船启航后,学校教务处老师会先问每桌同学有没有过敏或者特殊饮食需求,我们桌的一个台湾姑娘对牛肉过敏,隔壁桌的印度姑娘则是素食。然后一人一杯粉红香槟开胃,头盘是“烟熏三文鱼佐拌茴香根”,酒换成干白。其实这就是最最简单的一种头盘,烟熏三文鱼在法国任何一家超市都有卖,也不贵,是懒得做饭的宅男宅女之最佳选择。而我好奇的却是隔壁桌的素食头盘,是吸虹瓶做的绿色蔬菜泡沫配奶酪,看起来比我们的有技术含量得多。

这时船经过了卢浮宫,坐我旁边的日本家庭主妇ayano告诉我,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参加船宴了,因为她上学期先读了三个月的甜点基础班,后来觉得烹饪更有意思又和我们一起读烹饪基础课。她是去年一月随日本老公来巴黎的,蓝带所学全为服务先生,这三个月学完又要随公派结束的老公回东京,到时候她就是东京一流的主妇了。她问我是中国哪里人,我说四川,她惊叫一声日语发音的“四川”,然后告诉我川菜和粤菜是在日本最流行的两大中餐,四川人民实在是走到哪儿花椒撒到哪儿啊。

上图:和日本主妇ayano及chef bruno

船经过圣母院后上了主菜牛排佐土豆泥,干白换红,切开牛排的一刹那我就惊了,全熟!这天上午刚开始上牛排系列课程,吃了很多鲜美多汁的带血牛排,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法国见到全熟的牛排。这时chef Bruno过来问我们吃得怎样,我说这牛排是全熟“bien cuit”啊,chef说但是这个牛排虽然全熟但依然很嫩,然后说其实他个人不太喜欢吃有血的牛排,这大概还是我第一次见不喜欢“saignant”(大概五分)熟度的法国人的。至于其它同学,表情心情各不一,幸运点的同学拿到牛排的内心还有点粉色,比较不幸的就是那些拿到比全熟还要熟的牛排的同学了,我的牛排还不错,属于全熟却嚼得烂那种,至少不像一些可怜同学那样吃光了土豆泥剩下了牛排。我们桌对牛过敏的同学得到一份鱼,而隔壁桌素食印度姑娘的主菜则是盖满绿色泡沫的蔬菜杂烩。吃完后她主动过来找我们聊天,她说今天她吃得很开心。我正奇怪她的英语没有让人窒息的咖喱味儿时,她说她在美国住了很多年了,老公也在那里,自己已经能做得一手绝妙印度点心的她独闯巴黎只是单纯为了学法国甜点,然后回美国开拓自己的fusion事业,然后悲恸地跟我说学完以后再也不回来这个语言不通的地方了!这不禁让我想起前阵子看的印度电影《印式英语》里面能做全印度最美味酥球点心的女主角,跟她一聊她果然看过,还兴奋地让我们邀请她去我们家里给大家做印度菜,因为她家没有厨房。。。

等待甜点的时候,我们烹饪d组的同学澳大利亚妈妈lynette过来找我拍照,然后我就顺便提议找齐散落船上各角落的d组同学拍一张合影,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韩国大牛,韩国小哥,荷兰ewrin,美籍华人andreu,把他们拖到船尾的平台,等待还在和南美帮拍合照的委内瑞拉小美女daniella,这就凑齐了今天到场的七个d组成员。本来我们组有10个人,但很可惜的脚受伤的小阳,台湾姑娘玉娟和秘鲁小伙lucas都没有来,希望考完试那天可以拍一张完整的集体照。

上图:澳大利亚妈妈lynette

上图:d组合影及南美帮合影

船尾的阳光让人不想进舱,真的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惬意的巴黎了。回想上一次在塞纳河坐船,还是七年前和喃妈跟旅行团来巴黎旅游的时候,当时也看到了今天这样的宴会船,还跟里面的人挥手,而今天我们也跟路过的每一艘游船的游客挥手,不可思议地穿越。

不知谁喊了一声,上甜点了。只好告别舱外的自由女神像,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享用今中午的最后一份礼物“草莓塔”。轮到咨询同桌的甜点班同学了,比如这个塔能给几分啊,里面的custards怎么做啊云云,跟一船学做饭的同学吃饭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时间很快就在摇摇晃晃中到了三点,我们的船也再次靠岸了,我晕晕乎乎地走下船,酒量烂到丢脸的我虽然已经在巴黎自我训练6个月了,但还是没hold住今天的一杯香槟,一杯干白和一杯红酒。本来打算直接回家倒下的我没有禁住同学的诱惑,跟他们又一起去了les halles附近逛厨具商店和烹饪书店,收获了两个模子,看上了一册售价270欧的书,当然没有买。。。同行的同学真的是把烹饪当成自己事业毫不吝啬地投资,有两个同学都买了各两本上下册的这套书,看来我还真不够她们有决心!晚上回到家已经累傻了,吃完饭不到九点就瘫倒在床,闭眼就着了,为第二天的牛排实操课充电。

大家敬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foodbook”

5 Responses so far.

  1. 真的很羡慕的说,我也很想去法国学这个~但是父母不同意~

  2. 哈哈,高三党没资格谈这个啦~他们~嗯我觉得有点职业歧视吧~反正觉得做这个不好~我觉得我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你更新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