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上午8:30到11:00实操做了我的完美尼斯披萨,中午11:30到12:15是新生欢迎会,然后12:30到15:30是新内容洛林咸派的演示课,最后15:30到18:30是紧接着的实操咸派课。

六点半起床赶去学校上灶实操,到下午的演示课上完已经有点晕了。演示课示范的是接下来会做的洛林咸派(quiche)和野菇咸派。Quiche是一道非常传统的法国美食,馅的内容主要是鸡蛋,奶酪,奶油和培根猪肉丁(lardon),外皮是黄油面粉蛋盐揉成的面团(pate brisee sale),绝对理想的增肥食物!个人觉得没那么又名的野菇派更好吃,只可惜实操课不做。

到了实操课,揉面调馅儿的过程都还算顺利,尤其在揉面的时候,虽然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派皮,但想起祖宜的一个视频里面说派皮用的水越少越酥脆,于是就没把食谱里的水加完,揉出来刚刚好,下次觉得还可以再少加一点。派皮入模后需要放进烤箱先烤10分钟左右,这个步骤叫blind-baking,目的是针对烤制时间不同的派皮和馅,需要把派皮预先烤半熟。做这个步骤,需要用烘培纸铺在饼底,再在上面铺满豆子一类重物,然后进烤箱。

虽然成品的派馅是固体的,但在烤之前可是液体,所以装得满满的派在进烤箱的路上需要格外小心,端稳烤盘,千万不能把液体晃一点点出来,否则液体就会顺着派皮和模子之间的缝隙留下去,导致最后不能脱模。

Chef vaca要求我们用大烤箱烤今天的quiche,所有同学的quiche都在一个烤箱里烤,还需要两个人共用一个烤盘。和我一组的是个性格很好很憨厚的美籍香港男生,就是动作比较慢,作品也好像总比大家的差了那么一点,但他很认真,人也非常好,大家都很喜欢他。我的派做好了放在烤盘一头等他,他终于做好了再端着我俩的烤盘进大烤箱,于是我们的烤盘是最后进烤箱的最顶上的那层,后来我才想到在这层烤由于离上火最近下火最远,所以派馅很快就会烤熟,而最难熟的饼底却烤不透,而且由于馅看起来熟了,在烤箱旁观察的chef就会提前把派端出烤箱,饼底烤的时间就更不够了。所以虽然我们的quiche是最后一组进烤箱的,却是第二个被端出来的。在端quiche进烤箱这个过程之前,我也完全忘记提醒我的partner千万不能摇晃一点点烤盘了,所以当大家的quiche都在烤箱里完美变金黄的时候,我们俩的quiche却是漏馅百出,于是我俩出炉的quiche根本就无法自然脱模了,只能拿小刀一点一点刮。同伴的quiche比我粘得还厉害,当我好不容易小心把咸派刮出来的时候他都还没刮下来一半。Chef尝完我的quiche后果然说我的饼底没烤熟,然后让我俩思考这次失败的原因,并且留下来把那两个沾满锅巴的模子刷干净(没找到钢丝球之前指甲都扣短了一截)。最倒霉的是chef vaca今天还打分了,开学一周多了都还没遇到打分啊。

上图:我的失败洛林咸派

做完quiche结束今天10小时的课回家,已经累得无法思考了,心情也很郁闷,觉得有点委屈。给熊熊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心里舒坦了不少,后来自己也相通了,在厨房做事最少不了与人合作,相信同伴是一方面,但关键的地方自己一定要再三提醒对方,否则只能说明自己也忽略了这点,那么即使是让我端那个烤盘也可能没注意就晃了的。

另外,自从上星期做了那整只法式卤鸡,在家狂吃两天导致消化不良后,我突然想到为何不把以后的作业都分给楼道里的邻居,即可减轻我的压力,又可以分享交流美食。于是把这天做的quiche和pissaladiere送给了楼下的一家三口,这三口爸爸是法国人marc,妈妈是英国人victoria,小朋友jaque才一岁半,是个有点害羞的小萌哥。我刚搬进来的时候,洗衣机排水管漏水,把人家的浴室天花板都泡出了蘑菇,人家态度倒是非常好,不打不相识从此便成了朋友。面对我送去的食物,他们表示非常开心能从此做我的小白鼠,于是我接下来的一周每天都会去他家送食,然后他们都会在第二天一家三口一起上楼还饭盒的时候给我点评打分,有时还会给我拍了他们享用时的照片发过来,超级有爱。

今天的失败quiche虽然卖相难看,但味道连楼下法国邻居都说很好(他们可是诚实的,有任何不喜欢都会告诉我),更重要的是让我开始了一段有意义的分享经历。

这个quiche,再给我做一次一定成功!